Home 論壇 書院討論區 教會制度與歷史 真耶稣教会的分裂乱象

該主題包含 23 個回覆,有 3 個參與人,並且由  Happy2018/03/31 at 11:00 最後一次更新。

  • 作者
    帖子
  • #2330

    probofname
    參與者
    摘自以下网址:
    http://blog.sina.com.cn/s/blog_15b3c32210102xadf.html
    不做改动,仅做了分段处理。
    另注:2014年2月13号,魏雅各被接走。
        真耶稣教会从1917 年开创,两年半魏保罗被主接走,魏以撒接替他父亲的工作,1924年张巴拿巴冒充自己是教会的创始人成立南方总部,单方面召开第三次代表大会。从此真耶稣教会南北分离,正像圣经上以色列国分为南北两国一样。在1930年第七次代表大会,张巴拿巴的恶行被揭露并被除名,真耶稣教会又进入了合一。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信仰受限制,魏以撒下监,教会全部关门,三中全会以后,国家宗教政策逐渐宽松,教会开始逐渐恢复,我是1990年信真耶稣教会,在1994年10月24日,在河南郑州第一次见到魏雅各,那时候我们还不承认他,我们从郑州回来,信真耶稣教会的全部联合一起禁食祷告求主开路在政府批证建造圣殿。95年初在铁岭辽海屯村建起了整个东北三省的第一个圣殿,献堂典礼邀请了魏雅各一行,但是,那时候只是把他当成一个真耶稣教会的排位,真耶稣教会是藉魏保罗创建的。我当时虽然不是教会决策者,却是参与决策。
        97年神才动了工,使我们这些分散的教会,完全归在一起,归到魏雅各为首的北方教会,,也算是神给魏雅各称为收割天使的工作一个成就吧。神把我们收编一起归在他的旗下,但是通过新中国成立后,教会的逐渐恢复,又“南是南”“北是北的格局了”至今没有合一,通过1999年魏雅各的吹号主来,和魏以撒的两千年活石从天而降,魏以撒的所有的预言到了两千年就都结束了。因为预言已经落空,所以两千年在四平的灵恩会上宣告教会进入衰败。
        又有一部分人离开,认为魏雅各吹号不是出于神的,是假先知,所以他们在外面又另立了自己的山头,但是还是没有改变对真耶稣教会的信仰,只是认为魏雅各走错了,不跟你了。
        原来真耶稣教会总会二号人物张化宇长老,在二千年之后也带出去一伙人,宣传没有耶稣基督二次再来了,主就是那灵,圣灵降临就是代表耶稣来了,也弄出一套圣经理论。也迷惑许多人,人家也是真耶稣教会,势力也不小。
        南派真耶稣教会。以福建为主,与台湾和世界各地的真耶稣教会是联合,并且在美国有联合总会,传到六十多个国家。南方教会对于真耶稣教会的根基认识不清,还存有张巴拿巴留下的余毒。道理也不完备。所以南北也互不承认。
        在江苏有将近十万的信徒,其中有一半都是即不跟北也不跟南,各自为政,能合得来的,就几处或是几十处搞一个联合。
        吉林的丁长老也领一伙人,哈尔滨的刘志远长老也领一伙人,他们下边也有各自的联合。
  • #2331

    probofname
    參與者

    以上摘自网络,作者不认识,时间为去年3月29日。

    表述中看出为北派。

    南派叙述较少。

    我所认识的南派分裂现状如下:

    南派从地域分,大陆南派和台湾南派。

    台湾南派,搞了一个世界联合总会,名称那么大,其实大部分是台湾信徒到了世界各国建立了台湾信徒聚会点而已,南派总喜欢吹嘘,号称真耶稣教会传播到了世界各国,但大部分聚会点谈不上传播到了当地,因为几乎都是华人,甚至纯粹是台湾人。

    而台湾南派真正做到了传播到了当地的,恰恰是被世界联合总会除名的杨昱民传道为首所创立的这一分支,我归为台湾南派不属于世界联合总会的分支。这一分支主要是法语区,主要在法国巴黎和非洲刚果。真正做到了传播到了当地的主要是非洲刚果,当时,刚果当地一个教会整体归入真耶稣教会,信徒以当地信徒为主,非华人,非华裔。

    大陆南派,福建福清也学台湾南派,搞了一个长执会,号称代表全国真耶稣教会。其实一样,只代表南派的一部分。这一分支长执会,敢号称代表全国真耶稣教会,有一个重要时期或重要事件,也是他们常常提及的,大约上世纪90年代初期,当时有一些南京神学院的学生受到福建福清的学生影响,到福清真耶稣教会考察,后归入真耶稣教会(简称归真)。这部分学生后来也成为了福清真耶稣教会对外传播的骨干力量。只提我所了解的主要扩展(均和归真的这波神学生有关):从福建省福州市底下的县级市福清市扩展到福建省福州市,厦门市,以及江苏省南京市,山东省(虽处北方,却有南派的这一分支)。

    和人的组织一样,一个地方性的组织,福清长执会,却要号称全国长执会,必然带来众多问题。即使是福建,也未能做到完全掌控。一个是福州底下的秀山堂。一个是福建莆田真耶稣教会,本身情况就很复杂,出过莆田区会的事情,和福清长执会一种理不清的关系,根本原因还是地域因素,凭什么,你一个县级市要插手管我一个地级市。

    最后一个提一下,以前总会所在地南京,简直是分裂缩影啊,南派福清分支,南派非福清分支,北派魏家分支,北派非魏家分支,应该还有不南不北分支。

     

     

     

     
     

     

     

     

     

     

     

  • #2332

    aghtet
    參與者

    TO : probofname

    probofname說:

        南派总喜欢吹嘘,号称真耶稣教会传播到了世界各国,但大部分聚会点谈不上传播到了当地,因为几乎都是华人,甚至纯粹是台湾人。

        而台湾南派真正做到了传播到了当地的,恰恰是被世界联合总会除名的杨昱民传道为首所创立的这一分支,我归为台湾南派不属于世界联合总会的分支。 这一分支主要是法语区,主要在法国巴黎和非洲刚果。真正做到了传播到了当地的主要是非洲刚果,当时,刚果当地一个教会整体归入真耶稣教会,信徒以当地信徒为主,非华人,非华裔。

     

    並不是「南派总喜欢吹嘘」,而是 probofname屢屢道聽塗說,資料不足,卻喜歡斷章取義,積非成是。

        在亞洲地區除了台灣與中國外,各地區的教會與固定祈禱所,日本(8處),韓國(36處),港九(8處),澳門(1處),新加坡(3處),東馬(26處)與西馬(35處), 印尼(27處),泰國(7處),柬埔寨(1處),緬甸(1處),越南(2處),印度(7處),菲律賓(16處)。

    請問上述這些地方的教會,哪處教會「甚至纯粹是台湾人」?

    除了港九,澳門,新加坡,部分的印尼,及西馬,哪一處如你所說是「几乎都是华人」?

     

        非洲除了法語區的剛果及貝寧,各地區的教會與固定祈禱所,還有迦納(2處),肯亞(5處) ,賴比瑞亞(1處),奈及利亞(2處),獅子山(2處),坦尚尼亞(1處), 多哥(2處),烏干達(1處),尚比亞(2處),南非(1處)。

    請問上述這些地方的教會,除了南非教會以華人為主外,哪一處是如你所說是「几乎都是华人,甚至纯粹是台湾人」?

    這些地方的信徒怎麼就不是,以當地信徒為主,非華裔呢?

    你這樣屢屢散佈不實說法,是否處心積慮在製造亂象?

     

     

  • #2333

    probofname
    參與者
    道听途说(1)
    喜樂坡教會
    喜樂坡教會
    335 Amwell Road,
    Hillsborough, NJ 08844
    2017 全國成人神學訓練班
    報名者 (108/ 120)
    报名者所在地(第二行,下同)
    Chang, Sophie
    Houston
    Chen, Chunmiao
    Flushing Church
    CHEN, ELIM
    Brooklyn
    Chen, Esther
    Houston
    Chen, Hua Ying
    Queens
    Chen, Jessica
    Garden Grove
    Chen, Jetong
    Houston
    Chen, Meiling
    Philadelphia
    CHEN, MEIZHEN
    Brooklyn
    Chen, Ming
    Elizabeth
    Chen, Peter
    Toronto
    Chen, Shu-Jane
    Houston
    Chen, Shwu-Jen
    Flushing
    Chen, Su
    Irvine
    Chen, Xiang Xing
    Flushing
    Chen, Xin Yu
    Flushing
    Chen, Xiu Fong
    Queens
    Chen, Xiu Mei
    Queens
    Chen, Xiu Yu
    Queens
    Chen, Zhong
    Philadelphia
    Cheng, Sam
    Washington DC
    Cheng, Vivian
    Washington DC
    Cheung, Chu
    Elizabeth
    Chiang, Grace
    Cerritos
    Chong, Daniel
    Garden Grove
    Chong, Kiat Fah
    Houston
    Chow, Cindy
    Philadalephia
    Chung, Lih Fu
    Taiwan
    Chung, Patrick
    Flushing
    Dan, Hua
    Queens
    Du, Sophia
    Elizabeth
    ELLIS, SHAOQINXIAN
    Cerritos
    Guok, Ngek Leong
    Sacramento
    He, Lin
    Toronto
    HE, Ni
    Houston
    HO, CAROLINE
    Maimi
    Hsieh, Alice
    Garden Grove
    Hsieh, Lichuen
    Cerritos
    Hu, Michelle
    Baldwin Park
    Hu, Michelle
    Baldwin Park
    huang, Caroline
    Garden Grove
    Huang, Elaine
    Garden Grove
    Huang, Grace
    Garden Grove
    huang, linchen
    Hillsborough
    Huang, Sandy
    Garden Grove
    Hwang, Jeanping
    Philadelphia
    Jeng, Suhsia
    Garden Grove
    Jin, Amy
    Cerritos
    Kaon, Mei Chiao
    Queens
    Ko, William
    Flushing
    Lai, Keeyen
    Phoenix
    LEE, ANDY
    Elizabeth/Queens
    Lee, Eugene
    Glendale
    Lee, James
    Houston
    Lee, Ling-ju
    Houston
    Lee, Susan
    Elizabeth
    Li, Faye
    Flushing
    Li, Meien
    Seattle
    Li, Sil
    Elizabeth
    Li 李, Juan 涓
    Flushing
    Lin, Danyun
    Queens
    Lin, HSIUMEI
    Cerritos
    Lin, Qing
    Brooklyn
    Liu, Amy
    Queens
    Liu, Fasong (Jeff)
    Philadelphia
    Liu, Jin Jin
    Brooklyn
    Liu, Yi
    Queens
    Liu, Zhijing
    Queens
    Ma, Li Zhu
    Flushing Church
    Pan, Yvonne
    Austin
    Pang, Elaine
    Garden Grove
    Saw, Kyi Eng
    Queens
    Song, Chun Fang
    Flushing
    Song, Li Qiang
    Moscow
    Tai, Norbert
    Queens
    Taing, John
    Houston
    Tan, Zhong Hua
    Flushing
    Tang, Michael
    Garden Grove
    Tsai, Marian
    Irvine
    Tse, Fuming
    Taiwan GA
    Wang, Bruce
    Garden Grove
    Wang, Charlotte
    Washington DC
    Wang, Federico
    Brooklyn
    Wang, Fei
    Boston
    Wang, Mei-Hsiang
    Garden Grove
    Wang, Mingzhu
    Brooklyn
    Wang, Qiaohua
    Brooklyn
    Wang, Tiffany
    Houston
    Wong, KARENL
    Cerritos
    Wu, BaoYing
    Brooklyn
    Wu, Chun Lian
    Philadelphia
    Wu, Lily
    Kitchener House of Prayer, Canada
    Wu, Mi
    Garden Grove
    Wu, Xia
    Flushing Church
    Xu, Grace
    Calgary
    Xu, Li Xia
    Queens
    Xu, Yunyi
    Sacramento
    Yang, Fu Mei
    Garden Grove
    Yeh, Wen Chuan
    Pacifica
    You, Jian Guo
    Queens
    Yu, Jian Hong
    Brooklyn
    Zhan, Ying
    Pacifica
    Zhang, Gui-Lan
    Flushing
    Zhang, Li Qun
    Philadelphia
    Zhang, Qiu
    Queens
    Zhang, Yuxue
    Sacramento
    Zheng, Xiu Rong
    Brooklyn
    陳, 啟榮
    北投教會
    道听途说(2)
    喜瑞都教會
    21225 Bloomfield Ave
    Lakewood, CA 90715
    2017 西南區青年靈恩會
    報名者 (41/ 100)
     
    Chang, Caleb
    Cerritos
    Chang, Candace
    Cerritos
    Chen, Calvin
    Irvine
    Chen, Catherine
    Irvine
    Chen, Justin
    Irvine
    Chen, Lee-Young
    London
    Chiang, Barry
    Vancouver
    Chou, John
    San Diego
    Chou, Ruby
    Vancouver
    Ding, Kelly
    Vancouver
    Fang, Vivi
    Vancouver
    Han, Cera
    Garden Grove
    Hsieh, Andy
    Vancouver
    Hsieh, Annie
    Cerritos
    Hsieh, Lydia
    Irvine
    Huang, Jayson
    Irvine
    Hwang, Derrick
    Garden Grove
    Hwang, Joyce
    San Diego
    Kuo, Lois
    Baldwin Park
    Lee, Christine
    Irvine
    Lee, Kyle
    Canoga Park
    Liang, Jianan
    San Diego
    Lin, Isaac
    Baldwin Park
    Lin, Michelle
    Cerritos
    Liu, Annica
    Vancouver
    Lo, Oliver
    Dallas
    Lou, Charlene
    Cerritos
    Low, Grady
    Cerritos
    Lu, Lex
    Cerritos
    Shen, Irene
    Irvine
    Shen, Joyce
    San Diego
    Tsai, Anthony
    Garden Grove
    Tsai, Eterna
    Baldwin Park
    Tsay, Jeffrey
    Phoenix
    Tsay, Jessica
    Phoenix
    Tseng, Walter
    Baldwin Park
    Wang, Andy
    Irvine
    woo, james
    Glendale
    Wu, David
    Irvine
    Wu, Nathan
    Canoga Park
    Young, Jack
    Garden Grove
    道听途说(3)
    園林教會
    11236 Dale Street
    Garden Grove, CA 92841
    2017 西部大專青年靈恩會
    報名者 (37/ 70)
     
    Ali Sastra, Valerie
    Sacramento
    Chang, Janice
    Garden Grove
    Chang, Jeremy
    Garden Grove
    Chen, Catherine
    Irvine
    Chen, Christopher
    Irvine
    Chen, Demi
    Baldwin Park
    Chen, Julianne
    San Diego
    Cheng, Felicia
    Sacramento
    Deng, Jasmine
    East Bay
    Han, Cera
    Garden Grove
    He, Tiffany
    Sacramento
    Hsu, Mark
    East Bay
    Huang, Arianna
    Irvine
    Huang, Joe
    Garden Grove
    Huang, Nathan
    Irvine
    Huang, Priscilla
    Washington DC
    Hwang, Derrick
    Garden Grove
    Jung, Anna
    Glendale
    Kim, Dae-Hyun
    San Diego
    Kim, Daniel
    San Diego
    Lee, Kyle
    Canoga Park
    Liang, Derren
    USGA
    Lin, Jeffrey
    Seattle
    Liou, Ruth
    East Bay
    Ray, Carter
    Seattle
    Shen, Irene
    Irvine
    Shen, Joyce
    San Diego
    Susanto, Renee
    Garden Grove
    Tsai, Anthony
    Garden Grove
    Tsay, Jessica
    Phoenix
    Widjaja, Kevin
    San Diego
    Woo, Esther
    Glendale
    Yang, John
    Phoenix
    Yeh, Grace
    Irvine
    Yiin, Nathan
    Phoenix
    Yu, Kimberly
    Baldwin Park
    Yu, Margaret
    Baldwin Park
  • #2334

    probofname
    參與者

    國際聯合總會 21217 Bloomfield Avenue, Lakewood, CA 90715, USA.

    有声有色的国际联合总会活动报名者

     

  • #2335

    aghtet
    參與者

    TO : probofname

    probofname說:

        而台湾南派真正做到了传播到了当地的,恰恰是被世界联合总会除名的杨昱民传道为首所创立的这一分支,我归为台湾南派不属于世界联合总会的分支。 这一分支主要是法语区,主要在法国巴黎和非洲刚果。真正做到了传播到了当地的主要是非洲刚果,当时,刚果当地一个教会整体归入真耶稣教会,信徒以当地信徒为主,非华人,非华裔。

     

        根據聖靈月刊2005年1月328期的內容,

        當時徒約1800人的耶穌基督教會(EJC),是主動與TJC聯絡,聯總才差派工人過去溝通施洗,第一批有200多人受洗,並不是某某人創立的

       當時EJC教會有11間有傳道人(Pasteur)駐牧,有10間教會來了聖職人員,並接受洗禮,其中8間的駐牧傳道人出席,並接受洗禮。

       根據聖靈月刊2005年2月329期的內容,

    (2004年)8月10日(星期二)計有來自九處教會154人在果瑪區接受洗禮。

    根據聖靈月刊2005年2月329期的內容,

    說明了是原EJC教會更名為TJC,所以是原有的現成信徒併入TJC,不是某某人創立的。

    會名的變更解說許久,因為少數同工無法明白為什麼(基督耶穌教會)要放棄「有聖經根據」的會名,一定要我方說清楚「真耶穌教會」會名的聖經根據。 決定在最短的期間內向政府申請改名:若登記為新的宗教團體,需費時很長,且費用也高(約300-500美金),恐怕不易批准;若只是「更名」,則需要透過律師公證,費用較少(估計100美金),時間短,成功率大。

    根據聖靈月刊2008年5月368期的內容:

    2002年,剛果有一個稱為耶穌基督教會的團體用電子郵件與我們聯絡,急切地想要了解真耶穌教會所傳的全備福音為何。 在經過電子郵件往返之後,(2004年)教會派了長執傳道前往與他們的代表會面,並且將真理講授給他們會眾。再與我們的長執傳道充分討論真理之後, 耶穌基督教會的三位牧師決定要接受《聖經》所教導正確的洗禮方式。這趟訪談見到神的權能大大地動工,超過260名該教派信徒接受本會重生的洗, 歸入基督。今天,在剛果福音仍繼續廣傳著。

     

       巴基斯坦當地一位外教會牧師的兒子,一直以來對該教會的道理有諸多疑問,他不斷的考察聖經,也不斷上網尋求解答, 幾年前他在網路上 看到TJC的網站,聯絡上TJC,希望進一步了解本會的教義,TJC聖職人員就開始與其網路通信, 使其慢慢了解一些聖經的真理及本會五大教義。

        他漸漸明白道理後,他發現一直找尋的就是TJC。  TJC也幾次派人進入巴基斯坦 與其接觸,他也開始深入偏鄉,傳起了TJC的教義。陸續帶領了30位左右的慕道者,一起來聚會。

       幾年前他還與一位原本是外教會的 牧師,一起來到杜拜,參加TJC在當地舉辦的小型靈恩會。自此後他便不斷來信要求TJC,派人前去幫他們施洗

        2015年12月,聖靈的帶領,聖職人員進入巴基斯坦,為那地渴慕真理的外教會信徒及外邦人施洗,據聖職人員的見證, 那次總共有16位受洗,11位說靈言,2位看異象。

    日後巴基斯坦教會福音展開,難道也是該位進入施洗的工人創立的?

    不知為何你有這種創立山頭的想法?

        某地區的福音是否興旺,不是工人的能力造成的,同樣是YM負責的貝寧,YM就感嘆:事實上十多年來並沒有因而帶給教會或個人可觸摸的屬靈果子

       難道剛果結出可觸摸的屬靈果子,就是他的功勞?貝寧沒有結出可觸摸的屬靈果子,就都是別人造成的?

       事實上並非如此,那全都是神的工作 今日賜下聖靈的不是保羅與亞波羅,同樣的使教會成長的是神,不是任何某某人。

    (林前3:6~7) 我栽種了,亞波羅澆灌了,惟有 神叫他生長。可見栽種的,算不得甚麼,澆灌的,也算不得甚麼;只在那叫他生長的 神。

    神要救猶太人,並非一定要以斯帖。以斯帖若不敢開口,猶大人仍能從別處蒙拯救。

    (斯 4:14) 此時你若閉口不言,猶大人必從別處得解脫,蒙拯救;你和你父家必致滅亡。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為現今的機會嗎?」

    主耶穌為了傳福音,給十二個門徒醫病趕鬼的權柄,其中也包括一開始就知道要賣祂的猶大

    (太10:1) 耶穌叫了十二個門徒來,給他們權柄,能趕逐污鬼,並醫治各樣的病症。

    同樣的膏哈薛並不是以利沙的錯

    (王上19:15) 耶和華對他說:「你回去,從曠野往大馬士革去。到了那裡,就要膏哈薛作亞蘭王,

    (王上 19:17) 將來躲避哈薛之刀的,必被耶戶所殺;躲避耶戶之刀的,必被以利沙所殺。

    (王下8:12) 哈薛說:「我主為甚麼哭?」回答說:「因為我知道你必苦害以色列人,用火焚燒他們的保障,用刀殺死他們的壯丁,摔死他們的嬰孩,剖開他們的孕婦。」

     

    你放上這些名單能證明甚麼?

    這都是美總的活動。 那只能證明華裔在TJC算是經濟能力較好,能從世界各地移居美國。 仍然不能為你的道聽塗說,資料不足,卻喜歡斷章取義,積非成是解套。

    提供以下連結,看看是否除了非洲法語區外,都是你道聽塗說的「谈不上传播到了当地,因为几乎都是华人,甚至纯粹是台湾人」。 「真正做到了传播到了当地的主要是非洲刚果

    TJC非洲英語區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Ah_KkN_8XA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IgFqCQEyMY

    Tanzania 坦桑尼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sJvJOZAhhc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CJlidGxFDM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vLQb3T32nM

    Zambia尚比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Q92xLriiUw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5mgDWUtpu5o

    Kenya 肯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_lUkHe5Z4cc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3NMDzcKrrh4

    Ghana 迦納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KfdL6PYzvo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0BqoH-syGc8

     

    神使祂的教會成長, probofname卻譏誚說是「吹嘘」的。

    (箴3:33~34)耶和華咒詛惡人的家庭,賜福與義人的居所。他譏誚那好譏誚的人,賜恩給謙卑的人。

    (猶1:18 )他們曾對你們說過,末世必有好譏誚的人隨從自己不敬虔的私慾而行。這就是那些引人結黨、屬乎血氣、沒有聖靈的人。

     

  • #2338

    probofname
    參與者

    世俗化的真耶稣教会

    分支用创立确实不合适,应该改为所带领的一个分支。杨带的分支,基本从杨被停职起,就独立出去了。当时EJC归真时,还没有杨这个分支。

    真耶稣教会山头林立,和世俗组织基本没区别。初创时期,魏保罗和张就不同心,埋下南北分裂种子。魏保罗预言主五年再来,未到五年,魏保罗先挂了。没有反省,魏的子孙继续预言。魏保罗一走,张闹南北分裂。后张被除名,南北表面合一。张所传的南会传到台湾,后因历史原因,台湾这一分支,基本属于独立发展,北会继续在魏的子孙带领下,各走各的路。

    只不过魏的子孙,不吸取魏预言落空的教训,继续预言,结果北会支离破碎,到魏雅各走后,北会完全分裂化。

    台湾这一分支,蓬勃发展,走向世界,同时又通过福建福清影响大陆南会分支。可惜的是,和世俗眼光一样,台湾人夜郎自大,尤其对大陆的误解这几年在网络上早成了笑话。所谓的世界代表大会,从一开始就把大陆排除在外,直到这两年福建福清才有了代表。台湾说,我不仅代表中国,我还代表全世界。福清人有模有样,我不仅代表福建,我还代表中国。原本独立发展的分支,试图插手其他分支,必然带来众多问题。说要合一,其实是想吞并。

    庆幸的是台湾没有出一个魏这样的人物,否则又是一个朝鲜王国,但要警惕俄罗斯模式(总统和总理交换坐)。

    也庆幸福清王的儿子们不行,前几年出的与信徒间的债务冲突是如何解决的?

     

  • #2340

    Happy
    參與者

    不是慶幸

    台灣TJC不是慶幸,而是教義和教導正確,神的心和神的眼在維護罷了。

    有專家來看,怎麼看TJC都是早就該倒了,怎可能會生存下來,這就是人的眼光,也就是神的超越。

    我們不需幻想神將來要一個一個國家再去更正TJC IA的教義,神會做這種事嗎?

    也不用擔心大陸出來的信徒會去各國建另一間TJC來和IA打對台。

    等著瞧吧! TJC發光發熱才要開始而已!

  • #2341

    aghtet
    參與者

    TO : probofname

       看了前文非洲英語區的連結,你還堅持 「真正做到了传播到了当地的主要是非洲刚果」嗎?

       還有你說的這句, 「谈不上传播到了当地,因为几乎都是华人,甚至纯粹是台湾人」。 是否也該收回?

        不要講非洲,以離台灣近一點的亞洲,以下是在網路蒐集到的影片。 有些地方雖然貧窮,但影片中沒有刻意營造悲情與匱乏,只有頌讚與喜樂。也沒有塑造某某個人的功勞,只有展現主內一家的精神。

    MYANMAR緬甸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EhKiTwr3YU&list=RDrEhKiTwr3YU&t=1

    PHILIPPINES菲律賓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zWme4fy4IU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5rNsuWUFQU

    Cambodia柬埔寨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EmlWaqW424

        這些影片都可看出是非華裔,請問怎會是probofname說的: 「谈不上传播到了当地,因为几乎都是华人,甚至纯粹是台湾人」呢?

        請問甚麼程度下,才叫「传播到了当地」?如果傳給當地的華裔就不叫「传播到了当地」? 還是要經常上傳傳道日誌,經常上傳深色膚色民族的照片,才叫「传播到了当地」?

     

        就連西馬以華裔為主的TJC,也有幾間純粹原住民的聚會點及印度裔的教會,還有以緬甸外籍勞工為主的宣道中心, 所以西馬的華裔教會,不算將福音「传播到了当地」嗎?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bDnNgTvOd0

     

      TJC工人中,有許許多多的同靈,像保羅所稱讚的那兩位不知名的門徒一樣,默默地做工,不上傳傳道日記。Probofname就以為他們都遊手好閒?

    (林8:23) 論到提多,他是我的同伴,一同為你們勞碌的。論到那兩位兄弟,他們是眾教會的使者,是基督的榮耀。

     

        今天聖靈引導及差遣工人到世界各地傳揚福音, 卻換來probofname說是吹噓的。 難道probofname也要學哥林多教會部分人,硬要逼保羅一一述說他的經歷,也要那些默默做工的工人,自誇一下,probofname才認為他們有做工?

    (林11:17~18) 我說的話不是奉主命說的,乃是像愚妄人放膽自誇;既有好些人憑著血氣自誇,我也要自誇了。

     

    probofname說:

    「真耶稣教会山头林立,和世俗组织基本没区别」。

         教會本來就是個,在政府批准下,登記為法人的組織。 教會如果沒有以神為中心,沒有聖靈同在,只彰顯個人色彩與表現,確實只是個與世俗相同的屬世組織。

        保羅告誡以弗所教會的長老的話,就表示教會內部有人會起來說悖謬的話,要引誘門徒跟從他們。所以你說的山頭林立在使徒時代就有了, 難道以使徒為中心的教會也與世俗組織沒有區別?

    (徒20:29) 我知道,我去之後必有兇暴的豺狼進入你們中間,不愛惜羊群。就是你們中間,也必有人起來說悖謬的話,要引誘門徒跟從他們

    保羅也指謫哥林多教會,竟然領受自立山頭,傳另一個耶穌的人的道理

    (林後 11:4) 假如有人來另傳一個耶穌,不是我們所傳過的;或者你們另受一個靈,不是你們所受過的;或者另得一個福音, 不是你們所得過的;你們容讓他也就罷了。

    約翰也知道有些人從他們當中出去,變成山頭林立。所以使徒為中心的教會也與世俗組織沒有區別?

    (約一 2:19) 他們從我們中間出去,卻不是屬我們的;若是屬我們的,就必仍舊與我們同在;他們出去,顯明都不是屬我們的

     

    還有啟示錄中亞細亞的教會,不也是山頭林立,有撒但一會的,有尼哥拉一黨,有隨耶洗別先知及巴蘭教訓的。所以約翰糾正他們,請他們回歸,算是夜郎自大,?

    只要所傳的跟他們不一樣,保羅就咒詛別人,別人傳的都不是福音,只有使徒傳的才是福音。如果照probofname的標準,是否保羅更是夜郎自大?

    (加1:7~8) 那並不是福音,不過有些人攪擾你們,要把基督的福音更改了。 但無論是我們,是天上來的使者,若傳福音給你們,與我們所傳給你們的不同,他就應當被咒詛

     

    probofname說:

    所谓的世界代表大会,从一开始就把大陆排除在外,直到这两年福建福清才有了代表。台湾说,我不仅代表中国,我还代表全世界。

    probofname不據事實情狀,按自由心證就妄下定論。

    事實上, 1958年,大陸區的真耶穌教會,被扣上「反革命」的帽子,受到壓制,許多長執下監被關,連魏以撒也遭到逮捕。 此後,中國大陸部分地區的TJC被令停止活動,部分信徒加入聯合聚會,也有部分地區的TJC繼續單獨聚會。 直到1985年,反革命的案件,才得到中國政府的平反。而台灣方面直到1987年才開放人民返鄉探親。2001年開放「小三通」,2008年才正式「大三通」。

    台灣總會在1966年發函各國教會,將於1967年3月6-10日,在台灣總會召開第一屆各國教會代表大會。

    請問probofname,那時兩岸對立的狀況下,中國TJC又受到壓制,如何相互聯絡,又能夠聯絡誰?就算連絡上,大陸能派人來參加嗎?台灣政府會允許他們來嗎? 就算現在改革開放,在中國的「三自」,「兩會」的政策下,連大陸國內的跨省宗教活動都還要審批,請問與「國外」的交流,大陸政府能容許你正式攤在陽光下進行嗎?

    當初國際聯合總會的 宗旨為,「聯絡世界各總會、聯絡處與聯總直屬教區,並協助其健全發展;統一本會教義推行世界宣道,完成主交託真耶穌教會之使命」

    請問台灣的哪位代表說過,「我不仅代表中国,我还代表全世界」?

    為了不讓人認為你公然說謊,請probofname出示證據?

     

     

     

  • #2342

    Happy
    參與者

    張權寫的

    頂文這篇是張權寫的

    http://blog.sina.com.cn/s/blog_1

    在2010年1月神预备我认识了真耶稣教会的张权,她说;神指示她教会末后的事,还有她就是将来的先知以利亚,起来审判的南方女王,并权荣天使都要应验在她身上。(玛4;4-5,可9;11-12,太12;42,路11;31,启18;1-5,徒3;20-26)并且神让她告诉了真耶稣教会的首领魏雅各,但是他们不领受并弃绝了她,神在我心里告诉证实她所说的是从神来的。

  • #2345

    probofname
    參與者

    来自网络:
    http://chiu1860.blog.163.com/blog/static/1698237620132111102647/

    这个之前有看过,不过这里说明在2015年11月做了修改更新。
    多了一些信息,比如魏雅各安息,福清长执会和莆田,苏北的矛盾。

    真耶穌教會在中國大陸的教會大略可分為以下三大塊:

     

    一, 魏家控制的教會:此塊係原來北派真教會,在魏迎新長老(魏雅各的原名,魏以撒長老的兒子,魏保羅長老的孫子。魏雅各長老已於2014年初蒙主召回安息。)帶領下所剩下的教會,都在北中國。魏家認為只有他們才是正統的真耶穌教會,對南派和其他名叫真耶穌教會的教會,包含聯總台總在內,魏家都持保留態度。目前此區塊信徒不到7萬人。北派(暫且這樣稱呼)真耶穌教會在魏保羅兒子魏以撒長老約於1930s年代開始主張女人蒙頭,禱告朝西,聖餐只能每年領一次,就是在逾越節那天晚上,洗禮時雙手要張開,等等教義上的改變,與南方的教會逐漸分歧,幾十年下來,直到今日,南北方在這些教義上始終都沒有達成共識。

     

    二, 福建福清王家控制的教會:此塊係福清王欽如長老所控制,在大陸暫且稱為南派。在1978年鄧小平改革開放後,各基督教派開始恢復信仰,真教會也不例外。香港的教會最先與此區塊聯繫,後來臺總、聯總相繼進入中國大陸,亦隨香港教會與此塊聯繫。二十年來,港臺聯總等陸續在各方面援助中國區教會的,都僅限於此區塊的教會,王家也就順理成章的以中國區的地下總會自居。21世紀後,此區塊成立類似仿效台灣總會組織的長執會,對外宣稱此一長執會乃管轄全中國真教會的長執會,並發行書有“內部使用”的《聖工手冊》,(黃皮,對外宣稱是《真耶穌教會管理規章》,注意:不是《中國真耶穌教會管理規章》)用以管轄全中國的教會,甚至…。由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宗教法的規定,任何基督教派都不許成立跨區跨縣的組織,類似總會這種組織也在限制之列。此區塊號稱代表全中國的真耶穌教會,然而實際上所能掌控的教會信徒數在12萬人以下。信徒大部份在福建省(6萬人),除了江蘇(1萬多人),湖南(2萬人)兩省外,其他省份如浙江,江西,兩廣,湖北,山東,內蒙古,東北,陝西,山西…等信徒不多(加起來約2萬多)。一般海外或臺灣信徒所知道的中國大陸真耶穌教會,絕大多數都僅限於這一區塊,其餘二個大區塊很少人知道。例如臺灣或海外來大陸訪問教會時,通常都是透過台總或聯總,一向都會被介紹到福州,福清,然後訪問的就僅限於長執會控制的這一區塊教會。南京,上海,北京,蘇州,合肥,濟南,杭州,廣州等等大城市都有屬於這一區塊的教會。控制此區塊教會的長執會在2014年初,把福建莆田牧區最大一塊,就是以莆田城關教會(目前全球真耶穌教會最大的教堂)為首的教會群,超過一萬五千信徒的牧區口頭除名。加上蘇北牧區一大片教會脫離長執會管轄,使這一區塊的信徒由2013年以前約15萬人減少至不到12萬人。

     

    這區塊的教義與臺灣基本上一樣。只是在福建省有些鄉下的教會還有禱告水,就是禱告時,放水瓶或碗水在前面。洗禮時收集洗禮水,相傳說是這兩者可以治病。這區塊教會不蒙頭,禱告有方言,也就是有聖靈。由於地處中國經濟最富庶和發達地區,此區塊的經濟力量也最強大。

     

    三, 不屬上述兩區塊的真耶穌教會:此區塊包括原來屬於魏迎新(魏雅各)長老的北派,後來因魏雅各長老的1999年耶穌再臨論落空,致使大部份教會脫離魏家自立;這區塊也包含在南方不受制於福清王家長執會控制的南方教會(就是不蒙頭,禱告不朝西的教會):分散於福建省的莆田、仙遊,蘇北,河北,廣西,山東,內蒙古,湖南…等地教會,還有1949年以前原來真教會大本營的河南,江蘇,湖南,湖北,四川(含重慶)等省留下來的教會。此區塊遍佈全中國,保守估計教會數目超過4000處,信徒超過150萬人。

     

    此一區塊一直沒有跟聯總或臺總接觸,目前只有臺灣少數傳道和幾個弟兄自費去過一些教會。根據這些人所走過的教會看來,大部份教會都還有聖靈,也就是禱告有方言,也有神蹟奇事隨著,甚至有些地方神蹟奇事非常顯著。然有少數教會受到外教會影響,不重視受聖靈說方言的教義。在中國北方的這區塊教會在教義上,大都受到魏家影響,有蒙頭,禱告朝西,聖餐一年只領一次,每年逾越節彼此洗腳。但屬於原來南方系統的教會如河北,江蘇,湖南…等則不蒙頭,禱告不一定朝西,聖餐可以一年多次舉辦。

     

    這一區塊範圍遼闊,信徒也很非常多,也非常複雜,沒有統一的組織。只有各牧區自行傳教和牧養。此區塊跟海外接觸甚少,台灣總會的大部份參考書也很少接觸,聖工上需要交流和幫助。期盼臺灣或海外弟兄姐妹能參與各方面的協助。也多為這些教會禱告,求神看顧。

     

    以上分析乃屬個人心得和意見,歡迎弟兄姐妹參加討論,俾能更進一步認識中國大陸真耶穌教會的發展情況。

    *2015年11月4日修改更新。

  • #2346

    probofname
    參與者
    文章来自百度贴吧真耶稣教会吧(已被封吧,从百度快照中看到的)。
    历史的东西蛮好玩的,就看你怎么编写啦!
    初看,哇,这确实是宇宙和人类历史的主宰者的奇妙作为!
    细看,呵呵。。。。。。
    2016-08-30 文/王钦如 福音真光真教会之兴起和传播
    「照神从万世以前,在我们主基督耶稣里所定的旨意」(弗三11)
    1917年在中国的北京,神藉晚雨圣灵建立了真耶稣教会。当时中华民族积贫积弱,是被世界列强欺凌的「东亚病夫」。
    真教会如同主耶稣因降生在马槽、长大在拿撒勒而被犹太人藐视和「不认识」一般,成了西方教会诽谤的话柄(约一10、46;路二35)。
    真教会初期的工人,如同主的门徒一样,也多是「没有学问的小民」(徒四13)。
    然而,神的旨意是「至小的族要加增千倍,微弱的国必成为强盛」(赛六十22)。
    神选召的「按着肉体有智慧的不多,有能力的不多,有尊贵的也不多。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神也拣选了世上卑贱的,被人厌恶的,以及那无有的,为要废掉那有的,使一切有血气的,在神面前一个也不能自夸」(林前一26-29)。
     
    真教会的初期工人,领受了主耶稣启示的「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犹3),在圣灵的引导、带领下,刚强地担负起主耶稣所托付的「万国更正教」的神圣使命。他们高举主耶稣圣名,冲破重重拦阻,忠心地传扬并捍卫圣经真理,勇敢地更正一切人意的遗传。主就和他们同工,用神迹随着,证实所传的道,一如当初主与门徒同工一样(可十六20)。
    至1957年,仅四十年时间,中国大陆各省就遍设教会一千余处,正如《圣经》预言的传道路线:「闪电从东边发出,直照到西边」(太二四27)、「有水往东流出」、「由殿的右边,在祭坛的南边往下流」(结四七1-5)。此真道一路向东经宝岛台湾,继而传往日本、韩国,直到美国的檀香山;另一路向南经香港传向马来西亚、新加坡及南洋群岛等各国。
     
    火的洗礼和复兴
    正如施洗约翰为主耶稣所作的见证,「祂要用圣灵与火给你们施洗」(太三11-12)。真教会在圣灵活泼同工、真道蓬勃向海外拓展的同时,中国大陆的教会却经历了一场火的洗礼。
    1957年以后,在历次的社会运动中,教会受到冲击,许多先辈经历了火的洗礼,教会的圣工处于沉寂、休眠状态。当时也确曾有人向主耶稣发出「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的呼吁(太二七46);也确有人在私下起疑问:「难道真教会将走向消亡?」但是,那些蒙神能力保守的圣徒,仍然在暗中互相勉励、恒切祷告,他们深信「末后的日子,耶和华殿的山必坚立,超乎诸山,高举过于万岭;万民都要流归这山」(赛二2)。这些主耶稣散播各地的「未曾向巴力屈膝的,未曾与巴力亲嘴」(王上十九18)的属灵种子,一旦春临大地、灵风吹拂,他们的灵命就迅速苏醒,蓬勃发出丰盛生命的活力,「成为极大的军队」(结三七9-10)。他们勇敢地联络主内同灵,见证、宣扬真道,使真教会于上世纪七十年代首先在福建省的福清县、莆田县得到复兴。
     
    「灵统」延续
    「根基」坚立
    1974年10月和1975年2月,原「总会」传道酆荣光执事看到圣工发展的需要,就在三山教会为福清、莆田、漳浦等教会先后两批共按立了14位圣职人员,使真教会圣职的灵统得以延续。紧接着教会的组织陆续恢复,并开始着手制订教会的规章制度,统筹有序地开展宣牧事工,促使福建教会由东南沿海向闽西、闽北山区以及向安徽和浙江省拓展,使我们感悟且体验到「我们经过水火,祢却使我们到丰富之地」(诗六六12)的奇妙恩典。
    上世纪八十年代,大陆的宗教政策逐步得以落实,各地开放一些教堂,实行「一堂多用」(多教派共同使用一个教堂)政策,基督教各级「两会」恢复或成立,并主持举办培训班和发行书刊,各省也恢复或开办神学院。这一切都给教会的发展带来了契机,但是也使本会面临着被分化和同化的危险。
    为此,于1985年10月10-13日,在福清市的三山教会召开了福建和广东二省教会主要长执同工参加的座谈会,大家针对教会所面临的挑战和发展的大局问题进行深入的研讨,作出了加强主内联络、固守和宣扬「共信之道」、培养专职传道、规范圣职的按立以及印发属灵书刊等《十六条》重要决议,这确实是在圣灵感动、带领下做出的具有深远影响,且关系到本会合法生存与兴旺发展的重要决策,为真道向全国拓展预备了道路。
     
    燎原之归真浪潮
    1991-1992年,由于本会在金陵协和神学院就读的同灵向同学见证真道,圣灵感动先后有二十多位基督教的神学生来福清三山教会访问、慕道,他们被本会颠扑不破的全备福音、圣灵的恩赐以及主藉神迹显明的大能所折服,其中有17位学生求得圣灵并受浸归真。
    1993年正月,南京圣公会圣保罗大教堂属下的一个祈祷所负责人母女,跟随金陵协和神学院学生前来福清三山教会慕道,亦蒙主拣选,接受水灵二洗归真。他们回南京后,被圣灵催逼,大胆向该会的教友、传道人宣扬真教会的得救要道,见证自己身体顽疾蒙主医治的神迹,鼓励并带领大家恳切祈求圣灵充满,领受天国基业的凭据。他们的祷告蒙主垂听,圣灵时常大降,神迹显明,他们大发热心,多次来电迫切要求教会差遣神仆前往施洗、宣扬真道。
    1993年3月1日,在零下4度的严寒中,在长江施浸46人,竟有约40人受了圣灵的洗。这实在是主耶稣的带领和圣灵的同工!归真后的信徒们心里火热,他们认真学习并积极宣扬耶稣真道、引人归主。又于当年3月13日、5月5日及10月,举行了三次洗礼,受洗人数约200人,南京教会从此走向了复兴与发展的道路。
    南京教会的建立,在基督教界引起极大的震撼。虽然引来了不少的攻击、诽谤和压力,但是也吸引了不少真正饥渴慕义的其他教会工人和信徒的关注,他们前来慕道、查经,从而促使真道在江苏省的南部各城市、江苏省的北部各县,以及安徽省的合肥市得以广传,随后纷纷建立了教会。
    南京教会的建立,使那些归真的神学生,不但坚定和提升对真道的认识,也操练了灵命、增长了见识,同时增强了返乡宣扬真道、开展更正工作的信心。他们毕业后回到家乡,满怀热诚地引导自己的亲属,与其他教会的工人和信徒归真,使真教会在短短几年的时间里,以燎原之势在山东、安徽、河北、黑龙江、江西、内蒙古等省的一些地方建立起来。这一切使我们切切实实地体验到「不是依靠势力,不是依靠才能,乃是依靠神的灵方能成事」这个亘古不变的真理(亚四6)。
     
    「河水倒流」之奇观
     
    随着中国大陆掀起的改革开放的浪潮,内地经济发展、社会进步、信仰环境逐渐宽松,全国各地教会相互联络、交通的现象不断出现。外省许多原来比较闭塞、保守、自以为固守真教会的纯正、实则已偏离真道规模的教会,纷纷来到福建教会访问、慕道;他们在这里看到了纯正信仰的文宣资料、比较健全的组织管理、兴旺的宣牧事工,以及较有系统的宗教教育和人才训练机制等现象,便茅塞顿开,心中的块垒落下。他们真切地看到了真教会的方向和希望,并欣然接受真理上的更正,毅然决然地融入教会大局。
    另外,福建省的信徒因为谋生或求学之故,把真道的种子带往中国各地,他们或融入各地教会或自己组织教会、祈祷所。而今,真教会已遍布中国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和主要城市,促使真道在全国广传,出现了「河水倒流」的奇妙现象——起初真教会从北方向南方发展,而今却是从南方向北方拓展(参:诗一一四3、5)。这确实是宇宙和人类历史的主宰者的奇妙作为!
     
    一家一体,联络互助
    由于教会在中国各地的拓展,迫于宣道和牧养、联络和协助,以及圣工协调和训练同工等事工的需要,促使各地教会同工不得不「聚会商议」(参:徒十五6),自然形成了「圣工组」、「圣职会」等组织管理机构。为了解决教会在兴旺发展中出现的许多难题和挑战,又促使各地教会主要同工不得不召开「圣工交流会」、「圣工协调会」和「真理研讨会」等,以便形成共识、群策群力、兴旺福音。为了使圣工有序地开展并防止动机不纯者破坏大局,我们又不得不聚集老练的同工,一同制订规章制度和《圣工手册》,以规范各项事工。
    总之,回顾上世纪七十年代以来,中国大陆真耶稣教会所走过的复兴、坚立与发展的历程,我们惊奇地发现,其竟然与《圣经》早雨圣灵所建立的使徒教会的发展模式,是奇妙的一致和吻合:因着圣灵的同工和真理的吸引而复兴、建立教会;因着主内一家一体而彼此联络;因着圣工发展的需要而按立圣职;因着教会发展中不断面临的问题而聚会相议;因着神的帐幕不断扩张而需要彼此联络、互助、协调,自然形成了教会的组织和属灵核心。
     
    靠主加力,迎接挑战
     
    四十多年来,我们虽然受到社会环境的制约,资源、人力的匮乏以及同工恩赐、能力不足的限制,但是我们均能切实地体验和经历到主耶稣的奇妙带领和同工,诚如以赛亚先知的预言:「主虽以艰难给你当饼,以困苦给你当水,你的教师却不再隐藏;你眼必看见你的教师。你或向左或向右,你必听见后边有声音说:这是正路,要行在其间」(赛三十20-21)。
    回首真教会所走过的生命历程,在感念主耶稣的带领、保守和施恩之余,我们还应当清醒地看到,教会在圣工的各个方面,仍然存在着许多破口和不足之处。在步入二十一世纪的新形势下,我们应当更清醒地看到所面临的许多新的挑战和艰难,尤其是撒但必定会藉着世俗化的潮流来诱惑、试探,也会藉着假师傅来混乱真道、反抗大局,以达到破坏神教会的目的。为了应对诸多的挑战,我们唯有「向山举目」、「靠主加力」(诗一二一1-2;腓四13),刚强壮胆地迎难而上(参:徒二十23-24),因为「我们却不是退后入沉沦的那等人,乃是有信心以致灵魂得救的人」(来十39)。教会的软弱、圣工的艰难,是增长我们见识、操练我们信心和爱心、磨练我们事奉心志、试验我们能力和对主是否忠心的有效途径,也是培养、造就贵重器皿的最好方法。
    为了应对诸多挑战,我们在深信和抓住主耶稣应许「我所作的事,信我的人也要作,并且要作比这更大的事」(约十四12)的同时,还应当对教会的今后工作作更深层次的思考,对圣工作更周全的规划。我们应当立足本地办好教会,深化、细化宣道与牧养事工;我们还要不断培养、造就新一代工人,使教会永续发展。而且,我们还须胸怀全域、放眼世界,因为主耶稣托付给我们的大使命是「你们往普天下,传福音给万民听」(可十六15);当初,父神对亚伯拉罕的应许是:「你起来,纵横走遍这地,因为我必把这地赐给你」(创十三17)。
     
    结语
    莽莽神州,地大物博、人口众多,是传播福音的良田沃土,是蒙神特别恩眷、拣选而成为末世方舟——真耶稣教会的发祥地。
    百年来,真教会虽然经历狂风暴雨的洗礼,但蒙神保守和眷顾,仍然巍然屹立于世界东方,仍然在破浪前进。
    回首真教会一百年来所走过的建立、复兴、坚立和发展的生命历程,我们感恩地看到,神向教会初期工人启示的得救要道,仍然以百折不挠的意志固守、弘扬;圣灵的恩赐和能力仍然在活泼地显明;主耶稣的圣名仍然被执着地高举;颠扑不破的「共信之道」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
    真耶稣教会正照着主所预定的旨意走出国门,已传到世界五大洲的六十多个国家和地区,还要传到普天之下。
    全能的父神是我们坚固的保障,真理、圣灵是我们无坚不摧的力量源泉;真教会必然兴起是主的应许,也是我们坚定不移的信念!只要我们以信心、爱心靠圣灵牢牢持守纯正真道的规模,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携手并肩、同心协力,就没有克服不了的艰难、险阻,就一定能战胜阴间的权柄,一定是胜了又要胜!哈利路亚,阿们!
  • #2347

    aghtet
    參與者

    TO : probofname

    大陸教會的分治情況,主要是政治因素及宗教政策造成的。

    1949年國民黨退守台灣,兩岸就無法交流,台灣方面參加最後一次的全國大會是1947年的11大。

    1947年以前,南北對許多規定及教義有不同意見,但大部分議題,尚且都能經由全國大會取得共識與約束。

    1958年TJC被扣上反革命帽子以前,1951年的12大是TJC的最後一次大型跨省交流活動。

    然而1951年的12大,因魏以撒把許多他後來的發明,及已被否決的提案,重新帶進12大,所以無法取得共識草草結束, 之後因地緣及政治環境轉變,這種交流不復存在,才是造成今天各自發展,越走越遠局面的主因。

    1966年的文化大革命,幾乎各種宗教都被停止。

    1978年,中國改革開放後,各種宗教活動才在嚴密控制下,慢慢得以復甦。

    但在「宗教事務條例」的限制下,跨省宗教活動仍受許多限制。

    2016年9月發佈的新宗教規定的草案前,習近平曾主持了一有關宗教事務的領導人會議,他表示需提防外國勢力利用宗教對中國進行滲透。

    2017年9月3日發布的新「宗教事務條例」,只有更緊縮,更擴大控管。 甚至取消了家庭教會成員在信徒家中舉行聚會或查經的合法性,禁止教會的小組活動

    因此的TJC的全國大會,就算大家有意願,目前也不可能再次召開,所以各自發展的情況,現階段仍會繼續。

     

    你用道聽途說來的信息,不斷的對TJC教會的抹黑及汙衊。從之前的「教會名稱的由來」,及「TJC神觀」,到現在的漠視教會成長,卻冠上「吹噓」之名。

    被駁斥及揭發後,只會閃避回應,轉移焦點。

    因此現在又轉而主打中國TJC南方。

     

  • #2348

    probofname
    參與者

    道听途说,

    来自真耶稣教会永生之道

    http://www.yszdnx.cn/www/index.php

    《真耶稣教会三十周年纪念专刊》

    为再版的版本。

    说是“绝对忠实于原著,仅把有碍于今日本会的极个别的字样有所改动,……”(原文看附件图片,免得。。。)

    开篇是就是大道之行(总论,本会要道,十二标准,真耶稣教会名称,等等)(部分目录截图看附件图片)

    有意思的是:大道之行里关于真耶稣教会名称有意避开魏保罗的十一条的圣灵启示中的会名启示。

    而把魏保罗的十一条的圣灵启示放在了治会法规中的“伍 圣灵启示更正条约”,然后明晃晃的修改为“全都更正改成真耶稣教会统一的名称”。(见附件图片)

    还有,难道开篇的大道之行中的十二标准和真耶稣教会三十周年1947年代表大会无关?

    还是某些南会的人说,这个代表大会由于历史的原因不够有代表性,不能代表南会?

     

     

     

     

    Attachments: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view attached files.
  • #2352

    aghtet
    參與者

    TO : probofname

    這次probofname卻是有所根據,並非道聽途說。

    但你的「有所本」,一定是事實嗎?

        probofname所提供的是TJC北會的網站,所謂的「绝对忠实于原著」。 是指北會「再版」的《卅年專刊》,忠於「原版」的《卅年專刊》。

        但原版的《卅年專刊》所記載的內容是否完全忠於歷史,是否完全忠於大會決議, 經驗證便可得知。

    probofname說:

        还有,难道开篇的大道之行中的十二标准和真耶稣教会三十周年1947年代表大会无关? 还是某些南会的人说,这个代表大会由于历史的原因不够有代表性,不能代表南会?

    請問probofname,一個未在全國大會通過的「教義」,能有甚麼代表性?

     

    1947年魏以撒確實將「十二标准」帶到11大來討論。

    請問probofname,所謂的「十二标准」在1947年的第十一次大會通過,成為教義了嗎?

    如果1947已經通過,為何1951年魏以撒還要將「十二标准」帶到第十二大?根據記載,十二大在爭議中草草結束,「十二标准」仍未在大會通過。

     

    「十二标准」中,在11大獲得逐條討論的1~5條,並沒有如願的成為教義,而被放入「辦事細則」中。 6~12條,則因會期時間不足,保留此案日後再議

    根據唐紅飆的<真耶穌教會歷史史蹟考>就提到:

        《卅年專刊》重刊的這個“十二標準要道”,在十一次全大上,魏以撒說是“通過”了的。 然而據《真耶穌教會聖靈報》十一大特刊的記載,似乎並不這樣簡單

        魏所說的“十二標準要道”在十一次全大上的“通過”,《真耶穌教會聖靈報》十一大特刊是這樣記載的:

        “因時日倉促, 十二標準中已定教道,經列入共信要道者,目下不及一一詳細討論,但又不便久置不決,經眾提出方案如下:

         本會共信之道。除本屆大會議決者外,其餘部份交編纂委員會審定公佈之。 大會第十五日「辦事細則」已逐條順利通過。

        議長(正議長魏以撒,副議長蔣約翰、周安得烈)將要道之未決者交大會商議。 台支以為大會一經議決必須實行,況‘六日勞錄至十二根基未經聖靈報發表,倘以後發現錯誤,此責實不敢負。但川、陝、甘、滇四省代表強烈要求。

        議長于准台支對此案保留,日後可以研究後,分案付大會表決,皆得三分之二以上同意,全案同過。”

        這裡明白表示全國代表中,只有川、陝、甘、滇四省代表,支持「十二标准」, 經議長的准以保留此案日後再議

         而此「日後再議」的提案交付表決,獲得三分之二以上代表同意

     

    唐紅飆的<真耶穌教會歷史史蹟考>對於魏以撒執意將其發明的道理,硬要成為教義,做了以下結論:

      因為把一個教會的信仰“要道”變成“辦事細則”實在是非同尋常!

      必須再次指出的是,真耶穌教會內部這種“教義”上的歧異、鬥爭,僅僅是魏以撒個人把自己對《聖經》研究的心得, 變成神的旨意,並要將其變成全教會的“共信之道”的結果。使得真耶穌教會不是合一,而是更加分裂。

     

         三十年專刊是以魏以撒為首的北會所編輯的,許多提議並未在11大取得的共識,北會執意施行。

        當時1947年的台灣代表有林悟真與楊約翰。楊約翰就不願意為《卅年專刊》背書。 根據唐紅飆的<真耶穌教會歷史史蹟考>就提到:

       真耶穌教會以魏以撒為負責人的總會的政治態度的變化,廣大信徒未必同意,許多老一代信徒就向他們的後人表示過否定的態度。 當選的總部負責人也未必都同意這種變化。三十年後,楊約翰就無可奈何地在一本《卅年專刊》的最後一頁標明:“吾未參與編審校正之工

         因「十二标准」並未在11大通過,然而魏以撒仍想把其發明的「十二标准」成為共信之道,才把《卅年專刊》當作推行的工具連唐紅飆這個外人都看得出,所以他書中寫道:

        極力推廣魏以撒的“十二標準要道”,力圖利用《卅年專刊》將其變成全教會的要道。《卅年專刊》伊始為“序集”、 第一集“獻影紀念”。第二集“大道之行”;先是總論“大道之行”,論真會之政治目標、歷史任務,之後就是魏以撒的三篇論述 “十二標準要道”的文章。從這個安排來年看,顯然是要將“十二標準要道”列為整個真耶穌教會的共信教義要道。

     

    probofname仍然不做查證,一心只想攻擊南方教會,竟把沒有取得共識的工具,拿來抹黑遵守決議的,除了川,陝,甘,滇以外,超過三分之二的教會代表。

     

     

  • #2353

    aghtet
    參與者

    更正:

    1951年,並不能確定,是否魏以撒將「十二标准」,重新帶到第十二大。

    根據唐紅飆的記載:

        還有一件歷史事實需要說明一下。十二次全體大會肯定是召開了的,但是,大會關於教義是否又再次進行過討論,不詳。 如果進行了討論,其結果如何,更不詳。

        據真會長執們的傳言,在十二大召開之前,魏以撒被大家從“理事長”的位置上趕下了台,成了 “副主任”。這裏面的一切均不瞭解,沒有找到相關的文字記載,不能詳細介紹。

    十二大是在北京召開的,不是在南京;只開了一天,而這一天是在大吵之中進行並結束的。果真如此,那麼,關於十二大, 不會象以往歷次代表大會那樣形成檔記載,根本就沒有,不存在。

     

    十一大中雖對「十二标准」的1~5條,逐條討論,但通過的有幾條?

    根據在1951年12大會中,支持魏以撒 11條提案的王重光,他的說法:

    王重光《真神在你們中間》一文中說:

    教義“到上屆代表大會(指十一屆大會)才決定一個標準。三四年來, 各級會所是否奉行這標準,長執傳道又是否遵照那標準去傳?

    很清楚看出「十二标准」,只通過了一個。又被放入“辦事細則”內。

    唐紅飆因此評論: 因為“十二標準要道”在十一大上是以“辦事細則的形態通過的,顯然不能做為共信教義”來對待的。

     

  • #2354

    probofname
    參與者

    嗯。谢谢你提供了这样重要的信息,原来北会遵守的教义——十二标准并未在真耶稣教会三十周年1947年代表大会上通过。魏以撒有意通过三十周年纪念专刊的这样编排,原来是撒了个弥天大谎,让人误以为十二标准是在此次代表大会上通过了。这样想想,把魏保罗的十一条圣灵启示藏在治会法规中,多添一个“真”字,这样的小伎俩就不足为奇。

    可笑的是,张巴拿巴,在纪念专刊中被冠以“大谎言家”,张的撒谎,比起魏以撒而言,简直太小儿科了。

    魏以撒的这个弥天大谎,不仅没有被揭穿,而且他的儿子魏雅各还花大力气对这份如此厚重的纪念专刊重新编排整理,大力推广。相反,可怜的张巴拿巴被除名,他的儿子张石头试图为他平反,至今没有结果。

    说起张巴拿巴,就想起同样被(联总)除名的杨昱民,杨说过类似的话,他不想成为张那样,他要申辩,所以列举了许多他所认为的联总撒谎的证据。

    谎言,谎言,又是谎言。呵呵呵。。。。

    不过,我想说的是,没有用的,杨又是一个张巴拿巴,几十年后,没有几个人还会关心杨到底被除名的过程,只会知道杨被除名了。联总只要抛出,杨所写的魔鬼自存论,这是比除名过程,联总撒谎很好的关注点,这种理论很容易吸引眼球。联总啥都不用说,自会有一堆人给杨冠以一个称号“魔鬼的代言人”(现在已经有了)。

    呵呵,真吗?谎言由始至终。。。

     

     

  • #2355

    aghtet
    參與者

    TO : probofname

    《卅年專刊》雖被魏以撒利用來力推「十二标准」。但並非全面有誤

    魏以撒雖聲稱「十二标准」已經「通過了」,但仍不敢竄改大會決議。《卅年專刊》還是乖乖的把「十二标准」列在「辦事細則」的第九條。 並沒有說是「共信之道」或是「教義」。

    Probofname只需知道《卅年專刊》錯誤之處在哪及其產生背景,不需全面否定《卅年專刊》, 並且趁機帶風向,模糊焦點

     

    張巴拿巴除名一案與1947年11大無關。

    張巴拿巴早在1930年的7大就被除名了,且已經公布原因,並不是魏以撒一人說了算:

    (一)亵渎圣灵,咒诅全体本会为魔鬼。

    (二)高抬自己,自称为主为神。

    (三)假作公函,伪造图章,私立总部,捣乱本会。

    (四)废除全体大会公决之规章,诬蔑大会公选总部之负责与代议员

    (五)诈欺取财,以饱私囊,假托启示,引诱人捐款,且擅发书报,阻挡总部之工作。

    (六)夺神人之功,毁弟兄之誉,嫉善忌才,忘恩负义,且好说大话,作欺压之工具。

     

    張巴拿巴曾宣稱看異象,得知魏保羅的死:

        張巴拿巴一個人。稱:八月初六(西曆九月二十九日)晚八時張殿舉在曹長老家見到了異象,謂進了“天城”, 見“耶穌坐在寶座上,分派各處人上火車”,“耶穌分派坐位”,還有“下等車,極不好看,有許多人上此車也沒事。 天城又見魏保羅被天使接去,舉(張殿舉,即張巴拿巴)就問主這是甚麼意思,主說還沒審判,等候號筒吹響方要審判。 ”從時間推算,八月初六(西曆九月二十九日),恰在魏保羅去世(九月初六,西曆十月二十九日)之前一個月,到達南京之前的兩天。

    唐紅飆這個外人,雖不相信異象之說,但唐紅飆從張巴拿巴的自述,戳破張石頭的說法:

        筆者當然不信張巴拿巴恰恰在魏保羅去世之前就見到這種帶有預言、先知性的“異象”,很可能是後來編造出來的。 然而,不管真假,無論怎樣看待,這封信函都表現了張巴拿巴對魏保羅的“恭敬”之情,不象後來,只是一味地攻擊。而且, 這種“恭敬”之情是由衷地從內心發出的。而不象張石頭所說的那樣,是“勉強”無奈的。

     

    張石頭寫的文章,你看過嗎?他為他父親平反,是人之常情,但他有說實話嗎?

        舉一例,張石頭為其父親平反的文章,嘲諷魏保羅與李曉峰等人改姓耶。卻不提張巴拿巴也改,而且還受了唐家莊李樹琪的迷惑。

    第六期《萬國更正教報》的第二面到第四面,梁欽明撰稿的“與主同在的耶可心亞門等山東佈道書”有關唐家莊李樹琪作亂之事,文中提到:

        主叫我要離開唐家莊往濰縣去。那日是安息之第一日,起往濰縣,主派耶巴拿巴神生(即張殿舉,張巴拿巴) 和他的女兒童貞耶馬利亞守真引領我往濰縣去,幸蒙神恩使耶司提反永生的兩個兒子,備驢兩匹送了我們……。

        我在那裏主教我斥責他們,證明他們不對。他們很領受教訓。從此他們就痛心悔改,恨惡前非,恪守主命,定志永不再犯。

    父子兩人皆說謊,唐紅飆因此評論:

        ”這一段記載,可以佐證張巴拿巴當時不但確實改名為“耶巴拿巴神生”,而且也受了唐家莊李樹祺的迷惑

        雖然他不在家。 但他畢竟在回家之後,沒有糾正其他人,這只能證明他在回家之後也受了迷惑,並不象張巴拿巴後來一九二九年撰寫的《傳道記》所說那樣, 在反對李樹祺。其子張石頭《真會史》,為親情所蔽,也掩蓋了歷史的真象。

     

     從你舉證的「教會名稱的由來」,看出你沒看過歷史書。

    你談論「TJC神觀」,知道你力捧的三位一體,自己也是一知半解。

    到你漠視教會成長,卻冠上「吹噓」之名,得知你只會道聽途說。

    之後又捧「十二标准」打聯總,看出你為了打聯總,見獵心喜,隨意引用資料來抹黑。

    現在又扯張石頭父子與YM,只看出你只會人云亦云。

    你這樣亂槍打鳥的隨意指控。你指責別人的「谎言由始至终」這句話,放你身上再適合不過了。

     

  • #2358

    probofname
    參與者

    张巴拿巴撒谎了(被除名了),魏以撒撒谎了(撒谎的人,不仅是他,却给张巴拿巴冠了大谎言家的帽子),张石头为平反其父也撒谎(以谎言打击撒谎的对方,优良传统啊,呵呵。。。)。

    您历史知识丰富,解释下关于魏保罗在得到11条圣灵启示的禁食期间是否喝了水?魏在其书中是否明确说,没喝水?(那是圣灵真见证书,标识见证了)在当时的教会刊物(万国更正报,还是圣灵报)是否有说其实有喝过水?不喝水禁食和喝水禁食天差地别。魏保罗撒谎了吗?

    魏保罗后期的行为,预言主五年内再来(五年不到,魏先走了)以及荒唐改耶姓,魏保罗后期的灵是否有问题?福清长执会郑家政传道认为有问题?您怎么看?

    杨列举的联总撒谎证据,以及福清长执会伪造公文撒谎证据,您认为完全没有,确实部分有,确实完全有?

    当然联总也认为杨撒谎,您认为杨撒谎了吗?

    你我撒谎,那只是个人灵命的事(排除一种情况,那就是奉主的名在会众面前做假见证,这两天杨又揭发一个信徒做假见证揭发他),他们撒谎,却关乎教会。

     

  • #2359

    aghtet
    參與者

    TO : probofname

    張氏父子與魏以撒之間互相的指責,該澄清的是北會。你問錯人了。

    但你沒進一步了解就人云亦云,道聽途說,跟著佈散,這不是聖經的教導。

    (出23:1~2) 「不可隨夥佈散謠言;不可與惡人連手妄作見證。不可隨眾行惡;不可在爭訟的事上隨眾偏行,作見證屈枉正直;

     

    小弟並非「历史知识丰富」,而是你所提的事件,手邊剛好有同靈提供的資料,也花時間閱讀過。 而非人云亦云,道聽途說跟著起鬨。

    歷史資料中,禁食39日紀錄的不止魏保羅一人。甚至有禁食40天的。

    根據唐紅飆的書記載的內容:

    王彼得:俗名王志得。在真耶穌教會中,是繼魏保羅之後第二個實行三十九天禁食者。

    郭司提反還禁食三十九天,還說“必將我所有土地房產賣淨了為主捨命傳真道,普救天下萬民”。

    遂平縣牌坊郭莊的郭恒情,五十二歲,禁食三十九天,但期滿之後即去世了。

    鄢陵縣真會的尹花森也禁食三十九天。

    三十七歲的白超雪為興旺延吉教會曾禁食三十九天。

    有年為五十二歲的張亮為興旺雙城真會禁食三十九天。

    曹光潔遺孀曹英華禁食三十九天,結果是“魔鬼工作無形消滅”。這大約是指最終擺脫了張巴拿巴的影響。

    張興隆之妻李玉蘭,患血崩症,臥床六年,也“求主醫治,禁食四十天后,竟亦痊癒。”

    如probofname不信,就把上述資料當作是假見證,我只是將所看到的,如實貼出。

    至於魏保羅禁食39天是否有喝水,資料上並沒有直接明說,但從他受洗時與聖靈的對話,猜測可能有喝水。

    魏保羅受聖靈啟示要面向下受洗,又定志禁食祈禱

       一九一八年出版的第一期《萬國更正教報》第一面下《魏保羅經歷略表真見證》說是在“民國六年(一九一七)(陰曆)三月間, 我正然大聲祈禱痛悔之間,忽然天上有聲音說:‘體貼情欲的必死,體貼聖靈的必要得生命平安’。”這聲音不斷地重複。 魏保羅就準備清潔,定志禁食祈禱。又有大聲音說:“你要受耶穌的洗”。於是出了家門,一直往南面去。 “被聖靈引到了永定門外大紅門河,跪在水裏禱告。又明明的有大聲音說:‘你要面向下受洗’。”

     

    受洗時魏保羅問聖靈是否可喝水,主的靈允許他喝水

    根據唐紅飆的書記載的內容:

    《聖靈真見證書》記為:“魏保羅就切切禱告向主說,我喝水可否受大洗否?主說可以。於是魏保羅就下到水裏去。 禱告了許久,說耶穌給我們施洗。

    probofname問:

        魏保罗后期的行为,预言主五年内再来(五年不到,魏先走了)以及荒唐改耶姓,魏保罗后期的灵是否有问题?福清长执会郑家政传道认为有问题?您怎么看?

    關於改姓耶一事

    由於魏保羅在1919年年 10⽉月 29⽇日去世 ,從他10⽉月中旬 見到梁欽明「容許」其改信耶的主張,到 同年 11⽉月 22⽇日 《萬國更更正教報》第三期出刊,不過一個多月的時間。且 這只是在刊物上的「被 改姓」,除後來 張巴拿巴等人外出傳道曾使用「冠耶姓」的名片,是否全面貫徹, 仍有待考證。

     

    根據唐紅飆<真耶穌教會歷史史蹟考>內容:

      「這個梁欽明倡導的都改為姓耶的風氣 堅持時間不長,大約也就只有壹兩年的時間,以後則不見了 。梁欽明後來還是又重新分裂出去 了。 魏保羅的容忍看來不太合適 。此事,後來有一些信徒認為這是魔⿁鬼大做工」。

    <三十年年紀念念專刊>中的〈異教之風〉內容:

    「梁欽明提倡姓耶,表示天下一家的意思, 魏保羅氏以為姓氏都是後改的人贈的,或因地而起 的,西人與旗人都沒有固定姓氏,當時同意其說 」。

    根據唐紅飆<真耶穌教會歷史史蹟考>內容,有關梁欽明的自身說法:

        據《總部十周年紀念專刊》的記載為:“我先前因傷痛父母之死,致患癲狂,被監禁獄中。有劉書琴者到獄門叫我看福音書,並贈新舊約聖經, 故此我在此讀經三年零七天。至民元(一九一一)始被釋放。從此信耶穌傳福音,創設平安會,引人信主。至民八(一九一九)八月初二日, 我們有五百人在褚北村禁食祈禱,不吃不喝,家中諸事都放下了。直禁到八月二十日。

        有北京魏保羅聞我們信主熱心,來信請我到北京去。 那時我即開食整裝到北京會魏氏。此時魏氏所辦的是真耶穌教會,我是辦平安會。魏氏對我說:‘你們的教會要改為真耶穌教會。’我說: ‘可以,但你們要改姓耶。’魏氏也同意。大家彼此交換條件就改了。我即到永定門外受他的面向下大水洗。從此回到元氏縣, 就通告數十處平安會,都要改為真耶穌教會。

     <三十年年紀念念專刊>中的〈書報與傳單〉內容:

    說:「姓耶的事是在⺠民國八年八月以後才有的 ,並不是一次交付聖徒的道理 ….那時耶可心的條件 就是,能接受他姓耶的道理他就合作,不然他要獨立。為得人心切就容認了 」。

    因此,「改信耶」並不是因為魏保羅認為這是真理,而是交換條件。為了使平安會歸入真耶穌教會的「策略性」的聯合,「為得人心切就 容認了」。

     

    有關預言预言主五年内再来之事

    鄭家政傳道的書上就提到:

      「由於魏保羅在靈界上仍然存在辨正能力的局限,雖然他對此啟示曾經有疑義、很謹慎, 但最終還是落入了試探 ,並造成了對教會的一些影,實非他主觀上的意願。今日我們不必訝異,當引以為戒」。

    吳明真長老在《TJC教義的歷史探討》論文就說:

    「由於靈界閱歷不深,有時被魔鬼利用而不自知」。

    香草山作者的文章內容提到:

       被神使用的工人,不代表就不會「犯錯」,因此我們不必替魏保羅曾 經的錯誤「擦脂抹粉」。但要評價一個人,客觀的態度不是逮到某項 「污點」、「失誤」就無限上綱,而是從更寬廣的視野來檢視其一生 的言行。如果僅因「犯過錯」就全盤否定,則曾犯通姦、謀殺之罪 的大衛絕無可能成為信仰典範。

     

  • #2361

    probofname
    參與者

    真耶稣教会说自己传扬的是全备福音,您认同吗?

    当魏保罗在传扬主五年内再来时,传扬的还是全备福音吗?

    有些错误常常是致命性,比如预言在确切的时间段内主再来,简单来说,其实就是传扬末日论(不是否认末日论,而是利用末日论,传扬错误的末日日子)。这个致命性错误是北会乱象的根本原因。这个错误认识不清,是对教会的致命性威胁。众多被定为邪教的组织也是利用末日论。真耶稣教会至今也没有从根本上去理清这个问题。

    一个工人的灵出问题时,他传扬的还是全备福音吗?

    魏保罗1919年10月29日就走了,未等到他所说的五年之期。那时福建应该还没有教会吧?当魏保罗的灵有问题时,张巴拿巴的灵有问题吗?张巴拿巴的灵什么时候开始出问题的?

    本篇主题中北会就是抓住张巴拿巴的问题攻击南会的——【南方教会对于真耶稣教会的根基认识不清,还存有张巴拿巴留下的余毒。道理也不完备。】

    您在上面并没有回应杨和联总,福清长执会谁在说谎。

    当初杨在思考魔鬼自存论的时候,那时杨的灵有问题吗?有人说魔鬼那时就在杨的心中埋下一个种子。杨那时传扬的还是全备福音吗?

  • #2362

    aghtet
    參與者

    TO : probofname

    probofname問:

    真耶稣教会说自己传扬的是全备福音,您认同吗?

    我個人是認同的。如果你不認同,那麼甚麼才是全備的福音,TJC還缺少甚麼?

    probofname問:

    一个工人的灵出问题时,他传扬的还是全备福音吗?

    主耶穌從開始就知道是誰要賣祂,所以猶大的靈有問題嗎?

    (約 6:64) 只是你們中間有不信的人。耶穌從起頭就知道誰不信他,誰要賣他

    但主耶穌卻仍然視同另11門徒一樣給他權柄去傳福音,猶大傳的還是主吩咐的福音嗎?

    (太10:1) 耶穌叫了十二個門徒來,給他們權柄,能趕逐污鬼,並醫治各樣的病症。

    (太10:5~8)耶穌差這十二個人去,吩咐他們說:「外邦人的路,你們不要走;撒馬利亞人的城,你們不要進; 寧可往以色列家迷失的羊那裡去。 隨走隨傳,說『天國近了!』 醫治病人,叫死人復活,叫長大痲瘋的潔淨,把鬼趕出去。你們白白地得來,也要白白地捨去。

    聽信靈有問題的猶大所傳福音,因此來相信耶穌的人,能得救嗎?

    傳的福音是否全備,是否是原來的教義,只要拿出聖經對照,便可知曉。 聖經也告訴我們要觀果知樹。所以不需先冠上誰的靈有問題。

     

    做錯事或行的不正,也不代表靈有問題,只要他能改過便是。

    彼得與巴拿巴得聖靈後也行的不正,被保羅指責與福音的真理不合,難道彼得與巴拿巴的靈也有問題? 他們所傳的就不是全備的福音嗎?

    (加2:11) 後來,磯法到了安提阿;因他有可責之處,我就當面抵擋他。 從雅各那裡來的人未到以先,他和外邦人一同吃飯,及至他們來到,他因怕奉割禮的人,就退去與外邦人隔開了。 其餘的猶太人也都隨著他裝假,甚至連巴拿巴也隨夥裝假。 但我一看見他們行的不正,與福音的真理不合,就在眾人面前對磯法說:「你既是猶太人,若隨外邦人行事,不隨猶太人行事,怎麼還勉強外邦人隨猶太人呢?」

     

    probofname問:

    魏保罗1919年10月29日就走了,未等到他所说的五年之期。那时福建应该还没有教会吧?

    在北派官網,述說張巴拿巴與中華真耶穌教會中提到:

        魏保罗监督快离开山东的时候,按手分派张巴拿巴,郭司提反,梁巴比伦向南方传道,所到之处, 随时将工作的消息,时常报告魏氏,他所传的完全是万国更正教的道理,丝毫没有创造。

        长沙本会,自李长老晓峰回去,灵工已经大振,受合法水洗的人,已有四十五人了, 他是民国九年十二月十三日,由张家店被请到长沙本会,帮助传道,张彼时所传的完全是万国更正教, 并时常当众为魏保罗总监督大作见证

      魏保羅尚未離世前,已經拆派張巴拿巴及郭司提反與梁巴比倫往南方傳道。且傳的是更正教的道理,也就是TJC的教義。北會官網也證實這點。

    根據北派官網所述:

       民国十五年二月间,魏以撒长老从河南到了长沙,那天晚会,到有六十余人,张殿举登台介绍说: 今天晚上报告一个大喜的信息,就是本会发起人魏保罗的太保来到长沙云云,听见这话的人还有很多仍然健在, 圣灵大大充满魏以撒长老,见得救的人天天加增,几乎每安息日都有多人受洗, 上海各公会全大完了,三人分派工作,决议高回长沙,主持修著文字工作,魏返河南,张去福建, 于是魏将福建请他去的信,都交给张了,但张怕别人占了长沙,自 己也回去了,直到民国十二年十月才到福建。 尚是带万国更正教真耶稣教会的旗子,他从民八直到十二年十月,口所讲的,传单上所印的,手中所拿的, 都是没有改变的,仍是承认本会乃是魏保罗监 督所发起的。

         十五年春往台湾帮助教会,同年在长沙曾出神恩报。十五年秋,南方总部成立于南京时,他被选为总负责。 不久奉总部差遣,赴南洋各地巡视教会,开第五次全大时返国,连任总负责。又不久奉差往广州开办教会,因他的过错还没有显露出来,圣灵为荣耀耶稣的名字,所以他当时也很有工作。

          由上述歷史得知,張巴拿巴受洗後,被按立長老委以重任,向南方傳福音,起初所傳都是魏保羅的教義 且承認本會是由魏保羅所發起的,且所傳都是用魏保羅更正報來發表。後來張巴拿巴才起驕傲,造成日後被除名的原因。

    一向反北派的張石頭,他的書中,也間接證明了向南方傳福音,起初所傳都是魏保羅的教義:

        郭長愷(司提反),梁明道,巴拿巴三人,步行南方傳道,是真耶穌教會開拓史上,極重要的一 環,它是北南之間的一座橋樑,當三人於民國八年七、八月間起程時,南方尚沒有教會,這約九千華 里的工程,經過七省,山東、江蘇、安徽、江西、湖北、河南、河北,歷時九個月,開設教會四十二 處,其間艱苦困難,實難盡言,現僅簡略記述。

        三人在外傳道,一切文事,皆由梁明道負責,九月期間,三人曾不時寫信更正教報,報告一些情 況,榮耀主名,也曾要書要報,宣揚真耶穌教會會名,該時為開荒時期,本會自己沒有報紙,只得也 用雙方聯合後的更正教報,藉資宣揚,而三人在傳道時,絕未沾及一切異端,邪說,所傳皆本教會, 純正真道,與現在無異。

     

    至於魏保羅離世前福音是否已傳入福建,是否是張巴拿巴首先將福音傳入福建的 的確魏保羅離世前,福音尚未傳道福建。

    根據唐紅飆<真耶穌教會歷史史蹟考>內容:

        現在能找到的最早的望道信函是延平發出的,刊登在《萬國更正教報》民國九年十一月初一日(一九二零年十二月十日)發行的第六期第四版上。 題為:“福建延平城內福音堂蔡國望片”;內容如下:“逕啟者,傳聞貴會實行真道,改革異端,為中華倡,欽仰莫名。並聞有 《萬國更正教報》出報,尤欲先睹為快。敢懇惠寄一份,藉得遙聆雅誨,庶可痛改前非,彼此聯絡一家,遐邇同趨正軌。 我信聖之公會將合一群而歸一真耶穌教會也,亞門!”

     

    根據唐紅飆<真耶穌教會歷史史蹟考>內容,張巴拿巴下到福建是在1923年,但在此之前福建已有TJC教會了

       《卅年專刊》說一九二二年,在上海中華全國基督教大會開完以後,魏以撒把福建各地請人前去的信函都交給了張巴拿巴, 要他到福建去工作。不料他整整遲了一年才去。到民國十二年(一九二三)冬季,張巴拿巴聽說在武昌受洗孫傳芳的副官張雲卿到了福州, 以為這下有人接待了,才往福州而去的。

         然而從《萬國更正教報》的記載來看,在張巴拿巴到福建之前,早在一九二零年,福建就已經建立了真耶穌教會。

        一九二零年一月二十二日出版的《萬國更正教報》第四期第一版上向“中外全球地極”報告“現在中華各省確有一百五十餘處真耶穌教會 聯合為一通同姓耶通告眾知”書中,提到“福建省各處真耶穌教會地址如下:福州內、福甯延平、興化、九江、龍平、沂州、黃石港, 江西省三處。”《萬報》在刻印時誤將福建、江西兩省地址放在一處,於是在最後又注明“江西省三處”。 其中可以肯定是福建真會位址的有:福州內、福甯延平、興化三處,餘剩四處之中應該還有一處也是福建的。

     

  • #2646

    Happy
    參與者

    不可犯十誡

    林前 6:9

    你們豈不知不義的人不能承受神的國嗎?不要自欺!無論是淫亂的、拜偶像的(第二誡)、姦淫的(第七誡)、作孌童的、親男色的、

    林前 6:10

    偷竊的(第六誡)、貪婪的(第十誡)、醉酒的、辱罵的、勒索的,都不能承受神的國。

     

    因信稱義的保羅還是定罪犯十誡的人。

  • #2648

    Happy
    參與者

    f誤置,請刪除上文

    誤置

抱歉,回覆評論必需登錄。